Lili生命解碼

關於部落格
人生的命運~決定於自己的選擇~
  • 622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在醫院的日子IV-答案揭曉

初次看見我的外科醫師,對他的映象不錯,不過由於他很Babyface,看起來經驗上不是很久所以對他的醫術有點擔心,但我告訴自己別預設立場,先聽聽看他怎麼說,因為一個人的談話可以知道他的內涵及實力,他告訴我下一步要做大腸攝影,必須知道腫瘤的大小,及正確的所在位置,畢竟當時做大腸鏡並沒完整做完,就鎩羽而歸了,所以需再做次確認來了解腫瘤佔了多大的範圍,才可知道要切除的範圍有多大,我問了那要做什麼準備(我想應該又要清腸),果真如我所料,早知道我就別吃太多,因為昨天才做大腸鏡,一做完我就祭了我的五臟廟,唉~又要再來一次清腸,過程真的很辛苦,我便又問醫生可不可以別再喝那個油,真的很噁!他說他會另外用一種輕瀉劑,需要自費,我說沒關係,能讓我別那麼難受就好了,生病了真的很可憐,對自己好一點吧!而那種輕瀉劑一瓶須加2000cc的液體,可以用飲料,因為有點鹹,然後在限定的時間內喝完,經過護士小姐的建議我去買了運動飲料,在醫生的問診過程中,我也有些小抱怨給他聽,其實我去年(95年9月)就來針對貧血的事情來做了解,我還問了醫生我是不是大腸癌,但當時醫生問了我一些徵兆,加上我94年剛生完我的小兒子,所以上大號會出血應該是痔瘡,而且大腸癌是不會痛(大腸是無感神經的)但我會肚子痛,而貧血應該是我每個月好朋友來的量比較大所造成的,拿了些鐵劑就結案了!我轉往看中醫,所以那位外科醫師也告訴我,我的狀況真的會讓人誤判,加上醫生都認為我很年輕,大腸癌好發在50歲以上的年齡,連這位外科醫生也認為不像,要不是因為大腸鏡照出來的事實就是如此,他也覺得不該是這個問題,他還要我謝謝那個痛,因為肚子會痛真的也奇怪,(我心裡在OS癌症末期不是都會痛嗎?還真要等到那時候嗎?那就沒救了耶!)果真那個輕瀉劑好了許多,沒那麼不好受,但一樣是不好喝,在等待藥效發生的過程當中,我開始去了解我這位外科醫師的來頭,要知道最快消息當然是問護士小姐,及跟著這位醫師的護理師,我才知道這位醫師(他姓魏)是台大畢業的之前在恩主公醫院,這兩年被北醫挖角過來,他們是一整個團隊過來,魏醫師本身專攻大腸直腸科,目前在北醫攻博士,其博士論文寫的就是有關大腸癌的報告,其父親也是為醫師,32歲就當上主治醫師,護士說他很優秀,我就稍微放心,因為我知道醫生的經驗值很重要,再來就是醫德那才是重點,到目前為止,他的口碑都還不錯!現在就等明天早上的檢查了!要檢查了,這次的情形與大腸鏡不一樣,是灌鋇劑進去在打空氣進去,你必須用肛門夾住那根打空氣的管子,人躺在平台上,隨著機器上下左右的動,你必須抓緊旁邊的欄杆,有時側右有時側左讓機器拍攝到每個角度,大約10幾分鐘,終於大功告成了,畢竟打空氣進去你會有反射動作想把它排出,然後機器又將你的身體動來動去,深怕沒忍好就前功盡棄了!所以下來第一時間就是先去廁所痛快的解放,然後又回到病房去等報告,這次我沒請假,乖乖的等醫生來告訴我狀況,約3~4個小時,醫生來了告訴我那個腫瘤沒很大約5~6公分就在乙狀結腸上,我也看到那個圖片,就好像腸子有一半不見,那個陰影就是腫瘤,接下來等明天的切片報告。96年5月18日切片報告終於出爐了,魏醫師告訴我確定是惡性腫瘤,心底那一絲絲的希望是良性的夢破了,我沒想到會這麼嚴重,而魏醫師目前也無法告訴我是幾期,必須開刀下來做化驗才能確定是癌症的哪一期,但從目前所有的檢查中確定沒有遠端移轉,應該是二期末三期初,我問何時開刀,他回答下星期一(5/18是星期五)可以幫我排第一刀,我心想太快了,我先生在大陸有事,而開刀完有三天我需要別人照料,我得找人來照顧我,加上我還沒報稅,所以我請魏醫師給我一星期的時間讓我將所有的事做好及安排,我們約好下下星期二回診討論開刀的事宜! 當天中午我急著辦出院離開,因為從5/8~5/18為了找出原因待了很久,現在知道我有場硬戰要打,我必須回去找資料及了解大腸癌及開刀方式及醫生的基本背景資料,我需要知己知彼,雖然我不是專業但現在網路很發達可以找到很多的訊息,而且癌症它就像一般的慢性疾病,沒有立即死亡的風險,所以是條很長的路要走,現在的醫療很進步也還好我生在台灣,健保制度很好,我擔心的是如何將這個消息告訴我的父母,我想他們可能沒我那麼豁達及想得開,尤其是我的母親,她是那麼在乎及愛她的孩子,我擔心她會受不了,嗯~有點傷腦筋,還真不知道如何婉轉的講!一出醫院大門,看見陽光普照,天氣真好,一掃我的煩惱,雖然不知未來會如何,但我仍是樂觀的面對我的未來,於是我又輕鬆的踩著我的腳踏車回家,趕快回去上網找資料囉~ (待續~~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